當前位置:首頁  > 土拍頭條  > 正文

住房公積金存廢之爭:還沒到動“蛋糕”的時候

來源:

時代周報

作者:

-- 2020-02-18

摘要 近日,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、重慶市原市長黃奇帆撰文指出,除稅收等政策以外,建議取消企業住房公積金制度,為企業直接降低12%的成本。?

疫情之下,公積金意外成為焦點。

 

近日,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、重慶市原市長黃奇帆撰文指出,除稅收等政策以外,建議取消企業住房公積金制度,為企業直接降低12%的成本。 

 

一石激起千層浪。多位專家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,住房公積金這塊人民群眾的“蛋糕”,還沒到動的時候。

“公積金作為員工收入的來源之一,其最大的好處是不用繳納個人所得稅,從而使個人的實際收入增加。當前如果取消,就相當于對員工個人所得加了稅,會對員工收入造成影響,尤其是收入比較低的人群。”北京大學國民經濟研究中心主任蘇劍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。

 

另外,取消公積金并不一定帶來企業用工成本的降低。

“從近幾年數據來看,勞動者報酬占GNI(國民總收入)的比例在50%左右,其中公積金成本大概占10%左右,現在取消這部分成本,大概可以使全國的勞動力成本降低5%。但是,我們需要注意的是,勞動力市場是有競爭性的,取消公積金這一成本,并不意味著企業不需要付出其他成本。有可能取消公積金之后,企業的用工成本更高了。”蘇劍表示。

 

中國社科院城環所土地經濟與不動產研究室主任王業強也直言:“公積金作為工資的一部分,實際上是由勞動力市場的供求關系決定的。如果沒有其他補償性工資收入,實際是降低了工資水平,結果只會產生更多負面效果,加劇中小企業用工困難” 。

 

制度合理性引爭議

 

為減輕企業復工復產壓力,多地針對公積金政策進行調整。

 

其中深圳動作最快。早在2月8日,深圳就提出:對受疫情影響、繳存住房公積金確有困難的企業,可以依法申請降低住房公積金繳存比例最低至3%,期限不超過12個月。

2月14日至15日,湖南省、杭州、蘇州、西安、南寧也密集發文,并將政策優惠力度進一步延伸到個人。

 

公積金所覆蓋的范圍的確廣泛。根據《全國住房公積金2018年年度報告》,2018年,全國住房公積金實繳單位291.59萬個,實繳職工14436.41萬人。截至2018年年末,全國住房公積金繳存總額145899.77億元。在可查范圍內,對比2014年全國住房公積金數據來看,五年之間,全國住房公積金實繳單位增長了41.2%,實繳職工人數提高了21.5%,繳存余額增長了94.9%。

 

在其對個人購房進行支持方面,根據《全國住房公積金2018年年度報告》, 2018年全國共發放住房公積金個人住房貸款252.58萬筆,比上年下降0.86%,發放金額10218.53億元,比上年增長7.17%。

 

雖然公積金制度由來已久且覆蓋廣泛,但近些年來的確有不少學者呼吁取消這一制度。

 

在黃奇帆看來,住房公積金制度是1990年代初從新加坡學來的,現在我國房地產早已市場化,“商業銀行已成為提供房貸的主體,住房公積金存在的意義已經不大,將之取消可為企業和職工直接降低12%的成本。”黃奇帆測算。

 

不少些學者對上述觀點也予以支持。

 

萬博新經濟研究院院長滕泰認為:“90年代甚至十幾年前,住房公積金對購房員工很重要,因為房價低,有實質性支持,現在這點錢對買房已是杯水車薪;然而對企業來說,則大幅提高了成本,卻有沒把員工收入發到明處;對社會來說,幾萬億閑置資金趴在那里” 。

 

蘇劍也承認,公積金頗受詬病的加重企業負擔和“窮人補貼富人”現象,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 

改革需一攬子政策

 

對于員工來說,貸款利率是公積金“蛋糕”最誘人的部分。

 

根據廣東佛山李女士向時代周報記者提供的一份購房合同顯示,其公積金貸款利率為2.71%,而當時的商貸利率為基準利率上浮15個百分點,即5.635%。兩者之間相差2.9個百分點。按照20年等額本息計算,李女士使用的組合貸的還款總額為56.5萬元,但如果完全使用商貸,其還款總額應為70.6萬元,相差14.1萬元。

 

除了發放貸款之外,公積金也在提取方面對個人購房提供了支持。

 

數據顯示,2018年住房公積金提取人數5195.58萬人,提取額14740.51億元。對于不買房的個體來說,近兩年公積金提取范圍也在拓寬,租房、老舊小區改造等也成為公積金提取的重要去向。

 

2月12日,有媒體曾針對是否支持取消公積金展開網絡調查,在超2000位網友的問卷調查中,76.42%明確表示不贊成取消。

 

多位專家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也建議,公積金不能簡單取消了之。

 

全國政協常委、中國稅務學會副會長張連起就向記者表達了自己的想法。即取消住房公積金,成立住房保障銀行。他提出,以等同于現有公積金單位繳納和個人繳納的稅前抵扣標準,由單位和個人比照個人稅收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試點辦法,繳存到住房保障銀行。

 

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、教授董登新則表示:應該將現行“五險三金”(養老、醫療、失業、工傷、生育五項社會保險,住房公積金、企業年金、職業年金三金),修改為“三險一金”(將生育保險和工傷保險兩個小險種并入醫保,將三金合一為“強制公積金”)。

 

在滕泰看來,取消公積金可以分為“三步走”:第一,在大部分行業都停擺的情況下,對受疫情沖擊嚴重的中小微企業民營企業,暫緩繳納2月份住房公積金;第二,適當下調住房公積金的繳存比例;第三,討論、設計補償和替代方案,逐步取消住房公積金制度,要確保把原來員工個人繳納部分足額以工資方式發放給員工,同時設計政策性優惠貸款等替代住房公積金貸款,還可以出臺更多的公租房、廉租房來解決中低收入和的購房問題。

 

不過,更多專家卻表示,目前還沒到動公積金“蛋糕”的時候。

 

“公積金制度實施這么多年,早已經成為住房保障的一種制度性安排。雖然在制度設計上還存在問題,需要不斷完善。但不能因為當前疫情這一突發事件造成中小企業經營困難,而取消一項長期行之有效的制度安排。”王業強表示。

 

“疫情作為突發事件,造成企業停工停產,尤其是給中小企業造成嚴重困難。這需要各級政府部門進行一定的政策支持,比如出臺優惠政策,返還失業保險費、減免或延期支付稅、社保等行政事業費,補貼租金等,以及由財政出資,甚至發行特別國債,成立國家、地方和行業層面中小企業救助基金等。”王業強最后建議道。

  • 1
  • 2
?
北京赛车pk拾计划下载